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五次sam对dean说“是是是你说的都对”和一次“你错了”

第一次写5+1这样的梗...


1 .

德克萨斯州,一个普通的夏日夜晚,约翰温彻斯特照常缺席,只留下两个儿子自顾自。

小萨姆坐在汽车旅馆的浴缸里一边用小胖手拍着水花一边咯咯笑着,而才六岁的迪恩正努力扶住他弟弟摇摇晃晃的身体,同时小心地帮他擦掉额头的泡沫。

萨姆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抓起水面上漂浮的泡泡就往他哥哥脸上怼。迪恩被喂了几口又苦又涩的泡沫后终于忍无可忍,按下他弟捣乱的爪子,用稚嫩的声音试图模仿约翰的严厉语气训斥道“停手!想清楚你在做什么!”

只要父亲用那样的声音讲话,他是绝对不敢乱动和反驳的。那样的语气,每次都能让他心跳停一拍。可由他做出来这样的拙劣模仿却只能让他弟弟骤然打了个笑嗝,接着手舞足蹈的更厉害了,

小萨姆咕哝道“对,对,没错!”


2.

尽管过程磕磕绊绊,迪恩还是进了高中。而萨姆,经管辗转许多地方,还是那么爱看书,并通过了每次考试。
萨姆喜欢学习。学习使他快乐。
迪恩不喜欢学习,学习使他头疼。

萨姆时常扒拉过他哥的笔记本摇头,对他的作业叹气,帮他改了错字又擦掉不那么“学术性”,倒是和这个词最后一个字很有关系的涂鸦。

迪恩总说他在做无用功,小书呆子操心你自己就得了,反正他没打算去大学,老师也放弃看他的作业了。

萨姆对此总是回复“好吧,知道了,你说得对。”

但他还是继续那样做。

直到迪恩带着一身可怖的伤口和血污回来,手里拿着一颗怪物的獠牙朝他炫耀。

萨姆这之后才放弃了那项无用功。



3.

约翰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他喝酒,沉默,玩消失。迪恩则越来越狂热,他追踪,猎杀,也玩消失。当然时间没那么长。

而萨姆在这个时候开始了做义工,参加社团活动,为申请好大学而刷简历打基础。

迪恩某次躺在沙发上用拇指弹着弹壳心不在焉的问他,最近下午都干嘛去了,难道和小妞谈恋爱了吗?

萨姆沉默了一会儿,“嗯,对,就是那样。”

在迪恩一连串的追问并且问题变得越来越朝不可描述方面发展的声音中,萨姆低头借着收拾书包的动作将大学申请表藏到了最内层,刘海落下遮住他的眼睛,让他避免去看他哥哥兴致勃勃挑起的眉梢。


4.

斯坦福的天气很好,好到不可思议。天从来没这么蓝过,草地从来没有这么绿过,空气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就连下雨也是个必有彩虹的好景象。

萨姆牵着他小女友的手走在校园里,时不时低头给她一个吻,看起来就和任何其他的校园情侣一样般配甜蜜。他们毕业后会结婚,生几个小孩,姑娘的身材会走样,他们会开始为一些鸡毛蒜皮斤斤计较,而等他老了,孩子们各自功成名就了,他就得成那些养老院老头子中的一员,活着唯一的盼头就是天天盼着忙的要死的儿孙们来看他。

迪恩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扼制了心里滋生出更多的坏念头。他不承认自己刚才是在嫉妒,嫉妒弟弟的“正常”,或者嫉妒他宁愿和一群的陌生人在一起也不愿意和家人联系。

最后他只是气馁地按了一下喇叭,吓了人行道上遛狗的老太太一跳。



萨姆坐在书桌前,写着论文的手渐渐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卷宗里的某个案例,典型的遗产分割案分析。人物是一对兄弟,长久未曾联系,兄长一直承担照顾亲长的责任而小儿子则是家族的叛逆者,早年就离开家族音讯不通。父亲去世并未留下遗嘱,小儿子主张财产对半,大儿子举证赡养义务。

萨姆的指尖在书页上滑动数次,终于拉开书桌抽屉,从里头掏出一张相片。

背景是游乐园,牵着气球的他和牵着他的迪恩,以及注视着四周的约翰。某次案子,约翰恰巧调查游乐园,为了不引人注目这才带上了他两,而被游乐场员工拍下的。当然约翰得掏钱,他会买这相片也当然只是为了留档观察周围人群的异样。可这些细枝末节都不要紧,重要的是这是一张家庭合照。

他将照片翻过,背后写着日期与迪恩歪歪扭扭的笔迹。“家人是最好的”

萨姆勾了勾嘴角,有些苦涩又自嘲地笑了“对,你是对的。”

杰西卡在卧室里喊他“已经很晚了,你知道熬夜会让你失去你那头秀发的对吧?”

萨姆将照片塞回抽屉“就来。”



5.


迪恩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扶着膝盖站直了,把砍刀贴着裤腿擦干净收回皮鞘里,然后踢走那颗死不瞑目的怪物脑袋,对萨姆伸出了手。

萨姆拉着他,借力从地上爬了起来,脑袋还是眩晕的,背还是疼的。被怪物抓着丢在树干上,没人能不疼。

善后过后,迪恩问他“你就真的那么想要所谓的美国梦?白篱笆大房子,老婆小孩和养只狗?”

“对,我就是想要这样的人生。”

“你就那么厌恶猎人的生活?你的家人?”

“是,有哪儿值得喜欢了?过期食品,脏旅馆还是无止境的搬家?或者是军训式的家庭?谢谢,不了吧。”

“就这一次,等找到老爹之后,不管你干什么咱们都不会再见,成交?”

“好。”

“我猜你是真的很讨厌我和老爹了。”

“没错。”

迪恩把车门摔的砰然作响,一句话没再讲。他怕自己忍不住咬死这个不知感恩的小白眼狼。



1。

“我才不在乎我会发生什么,我无关紧要。但是我在乎我弟弟有事。”


萨姆转过身,再次被他无可救药的顽固气到。

他又转回来,他想对迪恩说“你错了。”

“你很重要”

“我在乎。”

可这几句话他都没说。

萨姆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会一起面对。”

“就算要死,我们也会一起死”


其实他该说之前那几句的。

毕竟迪恩从来都听不明白他的话里有话。





——

其实我是真的难受哇!14季了!他们还是这么不直说!每次看到丁哥自己贬低自己说不在乎自己只在乎老弟的时候我都恨不得爬进屏幕对他咆哮你清醒一点!!你不在乎别人在乎啊!!!萨姆你快说啊!你快说你在乎他啊!!啊!!!

迪恩的自毁倾向都是这样作出来的啊!!要是你们天天你侬我侬告诉丁哥你最好你最重要我超级在乎你的!他就不会成天找死往外窜着打架了啊!啊!!我不管!!谁都好!杰克也好!cass也好!玛丽妈妈也好!!请多多对他说你很重要,为了我们爱惜自己吧!呜呜哭!

其实我爱温家两兄弟。但没办法,我真的心疼丁哥,他太不容易了...


另外,第一季我真的不太记得了,一些细节可能不太还原,原谅我吧。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