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SPN【SD】我们昨晚到底干了啥

“Sooooo....We did it”

“闭嘴。”

“可...”

“我说了,闭嘴!”

萨姆很委屈。他觉得他只是指出了一个明显的事实而已,迪恩这样吼他可真是没什么道理。

好吧,其实很有道理。

毕竟亲兄弟再亲也不能干他两昨晚干的事儿啊。

但木已成舟,覆水难收。萨姆只好再次尝试开口。

“迪恩...”

“我警告你,再多说一个字”

萨姆明智的决定闭嘴,暂时放弃和他仍然还没缓过神的哥哥有声交流。他只得胡乱朝洗手间比划了两下,咕哝了一个近似“洗澡”的发音,然后鉴于他此刻一丝不挂的状态,下床时犹豫着拖了个枕头,抖抖索索挡住裆部蹭到了洗手间里。


迪恩很方。二十五年钢铁直男一朝颠覆,还是和自己亲老弟不可描述。这对他人生打击可谓毁灭性。

他听着洗手间淋浴水声,想了想,等会他弟出来他再进去洗,更会尴尬地令人难以接受。

于是当萨姆面对镜子做了十分钟心理准备自我说服鼓励打气预演,准备好面对迪恩之后打开门,面对却是一片狼藉空无一人的房间时,萨姆内心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又开了一间房的迪恩一边让热水顺着脑袋流淌,一边用心感受昨晚脑子里进的水是不是一起流干净了。他非常认真的思索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是姑娘不够美了还是奶zi不够软了。是他弟不是他弟了还是他不是他哥了。

都不是。

姑娘还是那么漂亮,naizi还是那么软,他弟还是他弟,他也还是他哥。

那他么的怎么会发生这种操蛋的sb事?!迪恩温彻斯特你他妈是禽兽吗?

迪恩突然灵光一闪,澡也不洗了,肥皂也不擦了,裹着浴巾冲出房间去他们原本那间房。

他出来的太匆忙,只抓了他的裤子和里面的钱包而已。家伙什都还在那边呢。


萨姆也坐在床上思考人生。昨晚是怎么回事?从何而来往何而去?然而他只能想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深.....
打住,不可描述的细节暂时别想了,那之前发生了什么才是重点。

他只记得酒吧,酒,吵闹....然后


然后他哥只围着个浴巾,浑身湿漉漉还反着光地开门冲了进来。

开始搜起了他们的工具袋。


“你还记得任何不寻常的东西不?硫磺味?冷感?毛发直立?记不记得?!”

迪恩开始洒圣水,用银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自己和萨姆一人割了一个小口子,再咕哝了几句驱逐咒,开始满房间翻箱倒柜试图找到巫术的痕迹。

萨姆在迪恩要查看床垫底下时被他赶到一边,捂着渗血的胳膊,说“我觉得...和超自然没什么关系...?”

迪恩猛地转过头看他,眯起眼睛“所以你觉得昨晚发生的事情,很自然?”


“呃,不是,我...我的意思是,除了酒精,我没感觉到有什么别的影响。”

迪恩的眼神越发犀利“如果你察觉到了,那这事就根本不会发生不是吗?”

萨姆词穷了。这逻辑无法反驳。

而迪恩似乎一瞬间找回了他从醒来就丢了的精气神。充满愤怒地开始穿衣服了。“敢对我们做这种事的玩意儿,我要把他的脸塞进他的屁..”他卡壳了一下,假装若无其事重新道“我要把他揍进墙里扒都扒不下来!”


萨姆知道他得陪他哥来一场说走就走毫无头绪和目标的猎巫行动了。


不过这也好过承认他两昨晚基于某种原因自动'自发自愿睡过的事实。

管他的,任何事情只要能延迟面对这尴尬,他都愿意做。

“那么,我去查昨晚的酒吧。”

“我去镇子看看。”

他们迅速找回了破案时的默契。一脸严肃,装扮妥当,全副武装,绝对是在解决一个正经事件。



——

tbc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