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SD】更新。昨晚我们到底干了啥2

事先提醒,这可能会是一篇走向逐渐奇葩的一场“梦幻之旅”,可能比《宿醉》这部电影还要宿醉沙雕....

所以,继续看下去的各位,我为你们献上最诚挚的感激以及歉意,因为我基本上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写的这篇文。

感恩节快乐!

————



萨姆觉得他哥哥可能脑子有点问题。

不是说他觉得迪恩蠢或者怎么样,恰恰相反,他觉得他哥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了。

迪恩的确和书本不是很合得来,也无法与科学家艺术家之类的人物同台竞技,但他拥有令人惊异的直觉与聪慧,这让他在他们这个行当中表现相当的高效。虽然他可能缺乏长远发展的行政性眼光,可迪恩几乎如一头野生动物一样的行动,恰恰是能活下的猎人所需要的资质。

但萨姆还是要讲,他真的觉得他哥脑子哪里不太对劲。发生了这种事,正常人该检讨的是他们之间怪异又过度依赖的复杂兄弟关系,而迪恩不,他才不会这样做。他是要一头撞上一场毫无目标的猎巫行动的南墙,即使撞破墙也绝不回头。

所以萨姆领了去酒吧问询线索的任务之后,他并没去用问题骚扰客人与员工,而是直接坐下来点了一瓶啤酒,开始思考人生-

一,他们到底有没有那啥。
二,昨晚到底发生何事?
三,如何善后。


好吧,先从一开始。

从今早的线索来看,昨晚那张床上的两人绝对有过一场不可描述。但不排除他两各自和别人不可描述之后,无意识地再转移到一张床上盖被睡觉。

也有可能不是吗。

所以不一定他两就真的不可描述了。

萨姆灌了一口啤酒,对自己缜密的推演满意地点了点头。

二,昨晚到底发生何事?

追溯一开始,他俩听说一起狼人伤人事件,上了路,解决了狼人,烧了尸体,住了汽车旅馆,去了酒吧,喝了酒,和别人赌了几把球,然后....记忆在这里模糊。

昨晚和谁赌的球?

纹身大汉,卡车司机,贼眉鼠眼疑似烟草贩子的家伙,迪恩和他们对赌台球,一百美元的注。

人群在起哄...

“好,打得好!”
“哦——软蛋,这球打的跟屎一样,你没吃饭吗?”
“角度根本不对进不去的,傻x!”
“秒啊!一杆两进!”
“我猜小白脸没辙了吧,哈!”

人群...

萨姆捏紧了酒瓶子,对,人群里有一位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艾什!

回忆画面的角落里,吧台深处,被人群挡住的吧台后,擦玻璃杯的那人,从人群缝隙中露出来一顶破旧带毛边的鸭舌帽,扯掉袖子的格子衫...

而艾什早就升天了!人家在天堂里过得好得很呢。

萨姆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那段回忆是假的。是有人用他的潜意识构造的,近乎以假乱真的错觉!

可惜,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将吧台后就该有艾什,艾什就该在吧台后融为了一体。那段天堂之旅,看见原本死去的人还“活”在他们最喜欢的地方,实在是令他印象深刻。


所以,这段记忆是有人硬塞给他的,企图混淆他,掩盖真相。


那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务之急是立刻马上联系上迪恩!


萨姆急切拨通他哥的手机,却听见铃声在台球桌底下响起。

铃铃铃。铃铃铃。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萨姆 来电”的字样,有一点点慌。


他们可能真的陷入了麻烦。

而且,不是他之前以为的那种相对不那么致命的感情麻烦。

他立刻回房间试图查看Impala上的定位芯片位置,至少那个还有用。

位置显示在城外,五里处的河边。


当他赶到时,Impala车门大开,后备箱工具齐全,现场无打斗痕迹,一切正常,只除了迪恩不见踪影。

附近没有任何痕迹显示迪恩下一步会在哪。除非他跳下了水...


现在该怎么办?

是加百利的恶作剧吗?

萨姆试过了,在房间里就试过召唤仪式,不是他。

他如今面临着更大的问题,他哥不见了。

萨姆背靠impala滑坐在地,他心脏因为不安与恐慌狂跳不已。这一早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快,事情是怎么从他们在一张床上醒来变成他哥没了的?!

可萨姆到底还是幸运的,没等他慌太久,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不,不是他自己的,是迪恩的。


“哈喽,麋鹿,想我了没?”

“其实说来话长,长话短说,我,你的老朋友克劳利,找到了一个好东西。”

萨姆觉得他可能不会太想知道接下来的部分。

“你哥哥的灵魂,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克劳利是这么讲的,他正在地狱享受下班的休闲,泛舟河上的时候,就看见水里飘来一个迪恩。

他用桨把迪恩捞上船,只可惜迪恩喝了太多河水,脑子有些不太清醒,记不住事了。

哦,忘了说,那河是冥河。

——

萨姆挂了电话,看着眼前滚滚的普通河水,在想他哥的肉身难道还在下面?他需要去捞回来吗?





tbc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