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A time after Time/很久很久以后 (复3)(糖)

眼罩设定老锤。

老锤真的很老了。


私设满点。
每个写同人的都不愿承认自己OOC,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留给你们去判断。(手动二哈。

微妙接复联3(细节不太一样)


You have been warned.


============


索尔早就意识到,自己已经老去。他日渐沉迷于怀念过去,那些历史每一丝每一毫的细节都无可变更,而他已完全接受了这一事实。


这花了他数千万年的时光,但他做到了。他已攀登过了愤怒,悲伤,后悔,以及对what could be的遗憾所垒砌成的高耸峻峰,来到了名为追忆的山顶。而那里除了往昔,空无一物。


可在这一瞬间,阿斯嘉德最后一任九界之王,早已湮灭的地球复仇者联盟创始人之一,永恒的雷霆之神,世界之树的守护者,在他的王座上,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永恒已走到了终点。


他已不再老去,他正在死去。


用他的最后一口气,索尔伸出手,众多他早已观测过千百遍的宇宙线在他眼前交织成一张星云闪烁的巨网。他的独眼中雷霆涌动,苍白胡须也映出电光,整个人如同传说中正待创世的神祇。而他只是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那张虚空巨网中某个节点。




地球。纽约。公元2011。
洛基从来都不喜欢中庭,人多,嘈杂且肮脏。而他的骄傲使他即使要以地球装束伪装自己,也要穿的无比得体。

即使他才得知自己血统真相,即使他假死摔入黑洞瞒过了家人,即使他见识过了宇宙深处酝酿着的阴谋,即使他正谋划着入侵地球。(注1)



猛地,时空在他周围开始波动,这让他体内属于魔法师的血液瞬间冰冻了起来。四周空气开始变得粘稠,带着柔软的阻力,像是他突然被投进了一颗巨大的果冻之中一样。


而他面前,本来是纽约马路的街边熙攘,人群却变为静止背景,一个人,或者说,一位发散着金色粒子辉光的神明,出现在他眼前。面容无比熟悉却又陌生。




索尔看出他年轻的兄弟脸上一瞬间闪过的慌乱,很快他又镇定下来,挂着假笑,眼中闪烁起熟悉的火花。'我能看见他的脑子转了起来,就像齿轮一样,思绪相互咬合。'雷神想。'真是神奇,永恒(注2)的生命能让你对一个活在记忆中的人了解到如此地步。”

雨丝在他们周围悬停,人类像是被按下暂停,这一小片纽约街头的时空,短暂地只属于这两个相隔数千万个宇宙的兄弟。



“....Brother? Why, you,look just like father。”


洛基试图勾起一个嘲弄微笑,他虽然弄不太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谎言与狡诈之神通常总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一样的白发,一样的胡须,甚至这个索尔也有个眼罩。'多可悲,他已经这么迫切的想向All Father表衷心了吗。学的可真是不怎么样'


毕竟,奥丁从不会用这般神情看他。


而索尔更不会。他从来头脑空空,自大又傲慢,只会将自己的强大力量如野马的鬃毛一般随意抖洒,换来旁观者惊叹赞美。可也只有如此而已。(注3)


洛基又有些恍惚,他,谎言之神,恶作剧之神,可从不会认错人。这难道是某种无聊的玩笑吗?


可要说是玩笑,那眼中透出的情绪未免太过真诚。


慈和,怀念,诚挚,温柔,还有许多现在的洛基还未有机会认识的情绪。但他在这种目光下却感到了被尊重,被认可,以及温暖,舒适。甚至可以说,被爱着的。


哦,其实,他从不怀疑最后一项。索尔爱他。

只是那种被爱,就像是索尔爱着战斗,而从不去想为什么而战。就像是索尔喜爱蛇,却总一厢情愿认为蛇吐信子是为了表示友善。


洛基不想要这样的被爱。
他想甚至厌恶这样的爱。
这对他来说,恰恰是否认,是束缚。


他现在还说不太出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但站在他面前的雷霆之神知道。


洛基要的爱,不是兄弟之间“你存在所以我必须爱你”,也不是父子之间“你存在所以我对你有责任”。

他想要被了解,被理解,以他自己本来的面目,真正的性格,一丝不差的被理解并接纳,被承认,不带丝毫的贬低与比较。'warts and all'(注4)


而他生命中,只有母亲给了他类似这样的爱。


可这个时空这个时间的索尔并不知道。






当一个人彻底了解另一人的需求,他总能做出恰到好处的神情。

而且,特别是那个人还有拥有近乎永恒的时光来练习他的表达方式。




“洛基” 索尔开口,声音隆隆,如远方滚雷,低沉厚重,又像是将死恒星的最后一次地动。



“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与心境,我知道,你的心中存着愤怒,怨望,也许还有恨意。你也许觉得我们永不可能达成共识。我曾也是如此认为的。你也许还认为,除了权力,一切都不再可靠,不再可信,唯有背叛与欺骗永存。”



索尔顿了顿。洛基从来不知道他兄弟的脸还能做出这样深切的神情来。他想开口尖酸地讽刺回去,却被那个索尔微微抬起的手掌示意叫了停。


这不奇怪,即使他从内心里觉得他哥哥是个傻瓜,可他要说话时,他总会听着。


“但只有这件事,别有一秒钟的质疑:我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永远爱你,重视你,以及接纳你。”



他在'你'这个字上加重了音调,而洛基理解了他的意思。


不是索尔会魔法小把戏但不会打架的黑发兄弟,不是妈妈更宠爱的那个孩子,不是想和他争夺王位的竞争对手,只是他,洛基。不加姓氏的那个洛基。



“你得原谅现在的我,我那时还太年轻,太骄傲。给他一点儿时间与机会,你会看见的。”


“还有,保持信心,没什么事情是我们无法一起面对的。相信我。”


索尔本觉得,最后一两分钟权当是生命终末的放纵,他恪守了这么久的不干预,值得拥有最后一句话的特权。

可他不知不觉说了太多,太久,而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他不得不及时咬住自己的话头,毕竟,没时间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微眯着眼睛仍旧略带狐疑表情的洛基,嘴角挂上微笑的在胡子底下也清晰可见。



“那么,别了,我的兄弟。”



洛基有太多问题想要问,但舌头却像是打了结。



索尔没给他开口的机会,那庄严的神祇形象已经开始消逝,人声嘈杂渐渐回归入耳。



散去的光辉中,索尔独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笑意“哦,还有一件事,下一次你看到现在那个我,give us a kiss.”



===========


He结局是,老锤没死成,于是在各个宇宙中做起了媒人(不是),让另外的自己和洛基成双成对(划掉)达成和解。天天磕锤基小剧场无比开心

注1:雷神1结尾彩蛋和复联1开头太不连贯,我取了个中间值,洛基跌入宇宙中转点,拿到权杖,回到地球控制博士,潜入基地。现在的时间点是还未进入基地,只是回到地球而已。


注2:私设,仙宫没了,多年后地球也没了。索尔攀登过世界树,寻求回到过去穿越改变历史的能力和先见之眼,他得到了和电子同步的能力,他就是雷霆本身。雷电之力永存,雷霆之神便也永存。但索尔也会衰老,他失去对自己,对精神的控制力和活下去的意志力(觉得自己活够了)后,永恒终结,雷霆之力失去掌控与使用者。

注3:不代表作者看法,是揣摩洛基当时自欺欺人的对索尔的看法。别气啊~


注4: 奥利弗·克伦威尔 1599-1658英联邦护国公对画家讲的话。因脸上有肉瘤瑕疵,画家试图美化手工PS修图一键美颜,被克伦威尔叫停,要呈现真实无p原片版。之后被用来形容不掩盖瑕疵的完整版。

---------------------

时光能抚平一切。曾以为不能原谅的罪行被原谅,不能忘却悲伤的被忘却,但那些小事,阳光下侧脸的剪影,披风破口处露出的羊绒线头,空气里氤氲着的熏香,喊出一个名字时舌在口中弹出轻而暧昧的尾音,诸如此类,却随着时间流逝,愈发清晰。

/他做错了事,但他还是我兄弟。/
/重看雷1,基真是个小坏坏,但老锤才舍不得责备他呢/

可能会有后续篇(欢乐向,老锤试图当一个孜孜不倦的仙女教母指导小基诚实面对自己 (手动二哈x2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