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套路搏一搏,兄弟变王后(甜)

想看洛基亲吻托尔瞎掉的那边眼睛的梗。充满温柔的那种。啊。想看。
突如其来的脑洞。
=======

“如果你在这儿我甚至会给你一个拥抱”

“我在”

于是,先是一个拥抱,然后是吻,然后他们跌跌撞撞移动脚步,向后倒进了床里。洛基跨坐在托尔腰腹,捧着他的脸将吻移动到他脸颊,因为粗糙胡子的刮擦而轻轻笑了。从右脸侧那道浅淡的疤痕,他的嘴唇触及冰冷的黑色金属片,然后当啷一声,那个眼罩被取下甩到了桌面。他的兄弟眼窝深陷,遍布着神族也无法愈合的萎缩伤痕,而另一侧仅剩的蓝宝石正盯着他瞧,由于角度原因显得有些怪异,而他却笑不出来。

“Loki, it's fine,doesnt even bother me”(洛基,没事的,根本不影响什么)

“只是在欣赏你滑稽的样子罢了,独眼龙。”
“是吗?我好的那只眼睛看见的可不是这样。”
他好的那只眼睛看见洛基都快哭了。当然这话说出来洛基可能会让他直接瞎掉(手动微笑)

“闭嘴”

“多愁善...”
洛基重新吻上了那张笑得露出了牙的嘴唇,堵回了他一个单词未说完的尾音。

======
拉灯
======

“我得说,我还挺喜欢看你这幅造型的”

洛基懒洋洋的在托尔腰侧上轻轻抚摸着,那儿有个还未完全消退的凸起的疤痕,都不太记得是怎么来的了。

“短发,脏兮兮的还独眼,那个词是什么来着?狂野神秘?你头上侧边的那是什么?花纹?天哪,你会给侍女们带来心碎的。她们是怎么说的来着...”

托尔指尖绕着他弟弟似乎总是湿漉漉的发梢低笑了起来“真的?现在才发现我换了发型?你可真是个最糟糕的兄弟”

洛基挑高了一边的眉毛,手掌来到他小腹处又往下探去捏了捏“真的?兄弟?”

托尔动了动胳膊好让自己能扣住洛基的后颈,拇指来回在他那片皮肤上摩挲。“那不然怎么讲,又不像是你我结婚过了似的。”

“你又没问。”

洛基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还带着点嘲弄笑意,仿佛在静静看着托尔认怂一样。

‘哦,brother,you have truly become predictable'
(哦弟弟,你可真好套路)

还没等洛基再说出一个字的打岔,托尔已经攥住了他的双手“全能之父在上,见证我,托尔,奥丁之子,包尔之孙,阿斯加德之王,雷霆之神,在此请求与洛基,奥丁之子,阿斯加德王储,恶作剧之神缔结永恒之契。What I have you shall share, what I desire you shall be, for eternity and beyond I shall be yours. Do thuo consent?”*注1

“什...什么?”

“怎么了,猫抓了你的银舌头吗?”蓝色的眼睛盈满笑意

“你这段话练习了多久?之前在浴室里呆了那么久就是干这个吗?”洛基发誓,他的心跳不论是面对生死还是刚才的情事,都没像现在这样跳的那么快过。除了近乎本能的讥诮应答,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Do you consent?”而他哥哥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奥丁在上,就剩一只眼了,还能把洛基盯得紧张到眼睛流汗。

洛基舔了舔突然干燥无比的嘴唇,知道这次是逃不过这个问题了,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 Yes, I Do”

洛基心想,damn it, 鬼才会选不是。

他的傻兄弟(不,现在已经能说是极其聪明还能套路他的兄弟了)脸上展开一个千万颗太阳也比不过的笑容,凑上前吻了他。

“那么,鉴于现况...:你可真是个糟糕的配偶。真的吗?等到现在才评论新发型?洛基...” 托尔假模假式失望咋舌了一波。

而他(显然不会承认)恼羞成怒的新晋伴侣掰过他的脸,恶狠狠地冲着他的唇咬了上去。

“哦,闭嘴吧你”



======
注1:翻译
(吾所有者皆与汝共,吾所欲者除汝无它,吾属于汝,缔结此约,亘古永恒。汝效焉?)古文功底不够。我最早接触到的漫画中阿斯加德人说话的用词和字体都不同,所以感觉用古文更合适仙宫传统求婚誓言。但我古文功底咳咳咳咳。就这样吧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