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A death fit for a god (疗伤文)

如果洛基没死
如果霜巨人比阿萨神族寿命短



当索尔五百岁时,他有了一个弟弟。襁褓里小小的手指和大大的眼睛让他那么惊讶,惊讶于世界上还有这样脆弱的小东西,而这是他血脉相连的弟弟。

阿斯嘉德神族,甚至拥有上万岁的寿命,近乎永生,在他们的生命长河中,五百岁不过等于人类的五岁罢了。

而洛基,只用了三百年就长到和他哥哥一样高,会跑会跳会用魔法恶作剧。对此芙丽嘉的解释是,洛基不太一样,他的魔法天赋让他比别的孩子长得快一些。而索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他也是个才八百岁的孩子。(我先笑一下,没忍住。)


阿斯嘉德的成年礼是一千岁。在剩下的两百年中他两极速成长,仿佛还是昨天他们还缠着母亲要读睡前故事,他们的父亲一人一边将他们的小手握在掌心,一转眼,索尔蓄起了胡子,力气大的能撼动一整个山峰,穆尔尼尔在他手中舞动如飞。

而芙丽嘉深情抚摸着洛基的脸颊微笑着告诉他,别着急,你哥哥比你大五百岁呢。

洛基不敢不着急,他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自己最清楚。他的时间一定和他哥哥不一样,而他不知道自己还的时间剩下多少。


等待是一件很难熬的事情,洛基无法坐着等时间主动告诉他答案。

说实话,洛基讨厌索尔。从小就喜欢。但也从小就讨厌。他记得他从充满冰雪的噩梦中醒来,在婴儿床里伸出手想要哥哥将他抱起,他哥哥却转过头去,一头金发在他朋友的嘈杂声音中,与他们一道融入外面的阳光里。他记得索尔嘴角勾起的笑意,仰着头对他宣判一个真正的勇士才不会玩魔法小把戏。他记得索尔一次争吵后对着他说,你又阴暗又狡诈你就该呆在黑暗里,而转头却捧起了他化身的那条阴暗湿冷的蛇对它说,你真美。

所以他捅了他一刀,其实不重,至少比不上他当时心脏来的鲜血淋漓。他最爱的哥哥,却宁愿对一条畜生不吝赞美,也不肯正眼看他。他从小长大,最仰慕最想要依靠的兄长,先诋毁了他的人格,转头却对更加阴暗的爬虫赞美有加。这可真是双重的侮辱了。

真奇怪,在之后的时光中他与索尔有了无数次争吵,但这些早已过去千年的事情反倒越发清晰,每次回想,他都能准确指出,就是这些事情让他怨恨他兄长的。其实事情很简单并不复杂,但也复杂到并无解法。


然后索尔继续长大,看他身材越来越健壮,洛基只觉得他的脑袋怎么还没大得飘起来。可只要轻言细语几句,索尔就完全被他捏在掌心。他的哥哥,永远爱力量多过智慧,而这可是会引领他走向毁灭的。


芙丽嘉即使是爱与美与富饶的女神,也无法知道她的两个儿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每每看向他两,都知道他们互相深爱,可却又不是那回事。她找来索尔,可她的大儿子只告诉她,母亲,我觉得我的弟弟值得全世界,我爱他,您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哦,我的孩子,我担心你们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爱。并不知道怎么去爱。' 可芙丽嘉也知道,她的话语能做的实在有限,只有命运才是最好的老师。

而对洛基,尽管芙丽嘉如此深切的关心着他,可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练成了一副完美面具。虽然对着她,洛基依然是充满信任与爱,甚至不吝惜让她看到自己的脆弱与坦荡,但对整个世界,洛基却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芙丽嘉总以为还有时间,他们有那么漫长的时间呢,可以慢慢来。她的孩子们,还是孩子呀。



不再是了。


失去父母失去家园,确实是最好的成长良方。


他们在异星球上身无长物,不再是国王不再是王储那个总是捣乱的弟弟,就只是失去了一切的两兄弟,完成了和解。


他们甚至依靠默契骗过了死亡。


当索尔用斧头砸中灭霸的心脏而洛基从魔法阴影里现身,连着手套一起砍下他的手的时候,兄弟两相视而笑。

“Well done, brother”
“Couldn't do it without you”

他们身边,人类放下武器,曾经与洛基战斗过的成员面面相觑,可他们不会懂神明的爱憎喜好。


灭霸被击败了,无限宝石一个个被毁或继续被藏匿,在斯特兰奇坚持下,他重为时间宝石的保管者。


百年不过弹指,千年一瞬。



新阿斯嘉德繁荣昌盛,他们爱戴他们的国王与王弟。人民甚至为他们建造了两尊并肩雕像。


可洛基却虚弱了下去。


没有医生没有魔法能制止或是延缓这种衰弱。


他们说,寿命所限,大限已至。


他们说,请国王准许我们准备后事。



索尔把他们轰了出去。

他坐在床前,将洛基的手掌抓到唇边,可唇下皮肤冰冷如霜。


“Brother, you listen to me, you come back, you come back home!”

洛基睁开眼,他已经太过虚弱,冰蓝色覆盖了他肤色,浮现出的花纹神秘而冷漠,像是环绕周身的死亡的幽爪在逐渐攥紧他。

“What, is this... tears I see?” 洛基尽力勾出一个惯常的嘲弄笑容,可他苍白嘴角只是抖了抖,扬起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

他看见他兄长眼里惊喜的光彩,他听见他叫他的名字,他听见他对他反复保证发誓“你会没事的,你会好起来的,你的时间还没到呢,我们还有时间”

“Ah, but it is. Brother.....my time has come. And this time, no resurrection.”

洛基每一口呼吸都要用尽了力气,但空气依然渐渐稀薄。他的肺已经要罢工了,连同身体许多其他器官一样。

衰老,连神也无法躲避。而他不过是窃据神位的冰霜巨人。


冰霜巨人,约顿海姆的原生种族,因为严酷气候,这个族群不得不演化出了最适合的生理结构。他们的幼年期十分短暂,依照环境优渥与否,从三百到五百年不等。之后会进入几乎维持一辈子的壮年期。约顿人没有老年期,只有衰败后的青年。当他们寿数到了,身体便会极速衰败,罢工。这也是为了让他们的亲友不用浪费宝贵的时间与资源去照顾将死之人,从而保证族群的长久存活。


洛基听见他兄长破碎的声音,唤着他的名,不放弃地告诉他,“我们会想到办法的,你不能留下我一人,你不能”

他将行就木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就连现在,这样的认知都能让他感到疼痛。

“I know, I'm sorry, I'm sorry...”

除了道歉,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真的,真的很抱歉,要将他哥哥一个人孤单丢弃在这宇宙中了。



洛基模糊的视线里,索尔面容又渐渐清晰起来。


他老了。

他的金发已掺杂了银丝,胡子里也是,眼角额头上有了几道深深皱纹,而加上一边金色眼罩,总让他想起父王。

自从不用战斗,小兔子送他的那个眼球就被放入了珍藏室,与其他的纪念品一道,诉说着多年前的故事,纪念着早已逝去的友人。


而他,洛基,总有一天,很快,就也要被那里面的某样东西代表了。

是匕首吗?不,肯定是头盔,绝对是头盔。应该会被放在房间中心吧,打上几盏大灯,每个角度都要闪亮地无可挑剔。


洛基这么想着,又笑了笑。

他实在不忍心再去看他兄长的脸。因为看到他那样的神情,他的心都在绞痛,却不是因为即将来临的死亡。


“Hey, is going to be alright. I can hear mother, and father, I can hear them calling me. Can you hear it too?”

洛基用力握住了索尔的手,但索尔只能感到他弟弟的手指动了动。索尔攥紧了他的手掌。


“Yes, yes I can, they are taking you to Valhalla. You will ascent among our ancestors, you will be home.”

洛基眼前又开始模糊,他又听见了索尔叫他,“别怕,别怕,嘿,看着我,一切都会好的。你会没事的,你会归家。看着我”

于是洛基看着他,看着他兄长,将最后一滴泪水挤出。

“I... I had a good run, didn't I? I had a good life, didn't I?”

洛基很开心,他很想笑,他觉得自己终于来到了一条长路尽头,而回首望去,往事前尘足够印记历史。他恨过爱过做过坏事也做过好事,毁灭过一个国度也拯救过一个宇宙。他爱过一个人,也恨过一个人。但最终也陪伴了他一生。


索尔的声音变得遥远,而他耳中咚咚鼓声越发响亮。

那是他的心脏最后的倒计时。




洛基生命里最后的感觉,是被攥紧的手,是嘴唇上温暖干燥带着咸味的吻。


And that, is a good feeling。

















索尔看着他弟弟在怀中消逝,消失,绿色粒子光点飞散,一缕金色,一缕银色,不知从何处而来,缠绕着淡绿光点们,飞升,四散,最终消失在窗外湛蓝天际。



嘿,兄弟,你瞧,你生而为神,死也如神。








洛基想要的那个头盔展示台完工了,采集了数颗星辰的光彩,让他挚爱的那一对长角无论从哪个角度都闪亮的无与伦比。不过没放在珍宝厅,而是放在了国王寝室里。索尔喜欢自己擦亮抛光那个头盔,不假他人之手。



珍宝厅放的是那把匕首,上面写着“这把匕首属于洛基·奥丁森,阿斯嘉德王储。他用它斩下了宇宙之敌灭霸的胳膊,拯救了宇宙。”



==============

全文完。


其实我是只想给洛基一个平静的,配的上他的死法。我想给索尔一个平静的,和平的生活,让他能好好的,不带遗憾的与洛基告别。



求评论QuQ 两个奥丁森小宝宝那么好 想和其他人一起夸夸他们!!呜呜真的扎心 他们两个不应该那么惨烈。。

评论(4)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