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travel banter 旅途闲话

我现在,特别,特别想看,载着阿斯嘉德人民的那艘船平平安安航行在宇宙,兄弟两个加起来四米的大个子非要像是小时候一样挨着挤在一张床上,漫漫长路舷窗外宇宙浩瀚无垠,航程平稳运转顺利,无事发生,他们便偷得浮生半日闲,久违的平静安宁之中,瘫在被单里松懈下来,躺在床上无所事事。
就跟两个长途跋涉回家过感恩节的普通大学生兄弟一样,放下包裹瘫在一处。之后放松半晌,胳膊肘捅捅对方或是用脚轻踹对方一下,做出要交谈的讯号来。


然后他们谈天说地,过去的过失也好怨恨也罢,轻轻松松地讲出来,开开玩笑,再迫不及待与对方分享各自旅途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索尔从独自旅行的那两年开始玩,一直讲到他怎么落到苏尔特尔面前铁笼子与骷髅谈天,而洛基告诉他阿斯加德里政客吹胡子瞪眼反对他将冰糕日设为法定假期。


谈到逝去的人,共同的朋友(虽然洛基坚持“他们是你的朋友”),还是会静默一会,再自然而然讲起下一桩趣事。


他们会说“我真怀念这个”,会说我们多久没这样交谈了?几百年了? 然后试图从记忆里寻找一个点,不过目的是为了把责任推到对方头上,两个年纪加起来能看遍中庭所有文明从猴子到核弹的神,互相甩着幼稚的锅。

一个说“我确信是你被磕掉牙之后羞于开口”
另一个反击“而你残忍无情地嘲笑了我,三个月。”
又或者“应该是你差点真的让我够格当瓦尔基里的那次,真的,不厚道”
而另一个时隔百年还能笑得打跌“你真应该看看你自己当时的表情,经典。再说了,要不是你不肯闭嘴,不停跟某个女神的丰功伟绩,也不会遭罪。”
“你只是嫉妒我先开张*,baby brother- 不过,现在来看,诚实地讲我当时真没讲的那么厉害。”
“而我当时就看穿了”
“得了吧,你当时根本没长毛”
“而你毛发过于旺盛”
“从一个现在还没开始蓄须的人嘴里讲出来?”
“这是个风格选择,和能力无关!”
索尔转头端详了一会儿他兄弟,赞同道“我同意,你不适合胡子”
洛基音调抬高了一度“你是说我留胡子不好看吗?”他半心半意地从床垫上撑转身子俯视索尔抗议“Come on, 我完全能驾驭一下巴的野蛮面部毛发造型,totally.”

索尔眯着眼睛笑起来,拖长了音调表示勉强“yeh——really not”

“really? really? 那你另外半边眼睛应该也不太好使了”

洛基脑袋微微晃动,略长的黑色卷发在索尔眼前划过我,晃得他只剩下单边的视野一片模糊,全是黑色发丝分割出的稀碎背景。他不得不举起一只手摁着他弟弟的后颈。

而这个姿势,这个距离,显然太过近了。

他们能感觉到对方呼吸喷洒在面颊,潮湿而温热,索尔掌心热度贴着洛基微凉后颈,拇指还摩挲着他耳后
皮肤,而洛基撞上他哥哥近在咫尺的天蓝色眼瞳,觉得自己的胳膊肘撑不住了。

所以他放松了支撑。

而索尔用嘴唇接住了他的。


一个吻。

起初缓慢,嘴唇贴着嘴唇,几秒钟前还是话题中心的胡须扎得洛基脸颊刺痛发痒,他咧嘴笑起来,索尔张开了嘴,按压在他后颈的手掌温柔发力,于是洛基也难得顺从地贴在了他胸口。


他们唇舌交缠,呼吸急促,紧贴的胸口你起我伏,互相在对方口中掠夺着领地。


直到他们再也喘不过气。便自然而然退让一步,轻啄着对方嘴角。

索尔另一只胳膊箍上了洛基后腰,笑声轻轻“我不敢相信,我们竟然从没做过这个”
他兄弟埋在他颈间,声音似乎有些闷“又不像是你缺少机会”

其实都不需要再多说,千年兄弟,谁还不知道谁啊。

什么我早就看上你了什么骗鬼的我把你当兄弟什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哪里还有必要付诸于言语呢。其实只需要一个字。

“'Brother, I Love you”
“yeh, I know.”








===============


“嘿,嘿,大个子,醒醒,咱们快到了”


索尔不情愿地睁开眼,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占据了视野,看到他睁眼,露出一个普通动物不太可能做出的微笑。

“老兄,早上好,做了个好梦?”



.........


索尔抬起胳膊抹了把脸,手指擦过嘴唇,垂下眼睛低低笑了起来。


“对,很好的梦”

======================





我不想发刀的我真的不想,但这个画面,我没办法赶出我的脑海,伤人先伤己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