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洛基/原创角色】隐居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洛基有了一个宁静的家,他有了一个深色头发的妻子,三个孩子,一男一女和一个还在母亲腹中。他们住在离群索居木屋里,那里阳光正好,从木屋墙缝透进来,光里金色尘埃漂浮。他从外面阳台进屋,曲起膝盖半跪床上给了他爱人一个吻,从楼梯里窜上来两个孩子尖叫着咯咯笑着扑进他们父母怀里,而他轻轻将他们抱起以免压到她身上。



他们是在一次逃亡中遇见的。
洛基身后追兵紧跟,一路爆炸尘土与尖叫。他跳上修车厂某个可怜虫的车,命令那个被吓坏了的白领哥们紧踩油门一路冲出去,最终撞上了正在举行校庆的高中广场外面的电线杆。驾驶座上那个男的被卡在安全带和气囊之间,洛基分开人群,挤进了全校人手拉手载歌载舞构成的企鹅圈里。

被他挤开相连的手的高中生小情侣小姐妹抱怨咒骂他没礼貌都被他甩在身后,他唯一没把他们全都干掉的原因只是因为他需要掩护。

洛基匆忙回头看一眼,确认已经足够远,人群密密麻麻重新牵成了一张大网,音乐正响,庆祝的节奏已经抹去了一个外来者的打扰痕迹,他挤开相连的两个人,硬是把自己插了进去。

他右边是个白发男人,大腹便便,应该是教导主任一类的,他左边的女人因为正在运动中被扯开相牵的手踉跄了一下,他伸出胳膊扶住,不需要努力也拥有的风度翩翩恰到好处。

她抬头感谢的笑了起来,将手递到他手里,洛基握住了。

这个中庭女人有着深色卷发,棕色皮肤,眼睛很大,笑起来的弧度能将快乐传染。(梦里的她长的很像电影里死侍的女朋友2333)

然后洛基就留了下来。

她是高中老师,教历史的,拥有教育和文学学位。

她喜欢洛基,这个在校庆上不管不管冲过来牵起她手的黑发男人。他具有无比绅士风度,她无数次向他开玩笑“你确定你不是英国人吗?”,只有头一次被他半是认真的回答道“不,亲爱的,比那还远的多。”

他还是告诉了她他从哪里来。

那几天她在备课时心不在焉用彩笔涂写出了一张纸,Loki Odinson, of Asgard.

然后这张纸被她夹进了大部头历史文献中。

他们亲吻,make love, 然后洛基离开。

他可是反派。

而她知道。

她没用婚姻与誓言去束缚他,你如何让凡俗的一张纸去让狡诈之神履行契约?不过他们对这件事并没有讨论过。如果提出婚姻的结局是失去他,她宁愿当没这回事。

七年了。

两个孩子之后,洛基依然是反派。不过不再以征服世界作为目标,他的行踪也不再跟随着一串的爆炸与血腥。
现在他干的比较隐蔽了,政治纷争,跨国集团动荡,大型医药公司垮台什么的。

而她不在乎。你总得让男人有点兴趣爱好不是?她这么讲道。

生育第一胎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个跨种族的孩子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降世,而如果她怀孕超过一年,她的同事们会怎么想?听见他讲述两族寿命区别时她撅起嘴抱怨道“希望在我七十岁以前能把它生下来” 。洛基只是充满爱恋地将手放在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

然后他为她带来了一颗金色苹果。
她拒绝了。

我不想要永生,我只想要一个简单的生活,与我的爱人和孩子一起度过一生。她这样说。

幸好,洛基头生子降生地与其他中庭婴儿无异。他没能继承任何他父亲的特征。只是一个普通的,在医院产房降生的人类男婴。这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而第二个孩子是个小姑娘,也无异状。

可第三次孕育,却出了差错。她的皮肤在那天晚上泛起月光色泽,银白而皎洁,她用泛着白光的眼睛看着他,笑了起来“我猜我得提前休产假了”

所以他们离开那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好学区的带前后草坪的房子,来到了这个小木屋。

他们在林中湖畔搭起了房子,景色优美空气清新,没人会想到来这儿找任何人。

洛基对用魔法搞破坏比较在行,对建造就十分一般了,但至少他可以在保护咒语上再加一个四季如春,在下雨时往屋顶多铺几层防水料。

这些日子幸福地如同梦境,他远离一切阿斯加德纷争,复仇者联盟也不再是他的问题,而他哥哥除了在他看着孩子们的金发时会随着疑惑进入脑海,再没什么能扰乱他心绪的事情发生了。

是的,金发。尽管他们父母发色都是深色,可孩子们总是金发。不过她说这很正常,小孩子总有一段时间头发颜色浅,会随着时间渐渐变深的,她估计她家族谱系里可能有什么雅利安人血统吧。


============


梦到这儿就结束了。是个好梦。

我为他开心。我希望他幸福,我希望他放下仇恨放下野心放下永远也不会被满足的期望,就这样安安稳稳遇上一个人,组成一个家庭。这个家庭里有爱,有笑容,有理解和包容,有子女,有他应得的一切温柔。

我希望这个生活能柔和他的伤痕,抚慰他的灵魂。
我希望他放下索尔,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这不是逃避,这是离开一场打不赢的仗,这是去往一个不再需要武器的地方。

逃兵只适用于士兵,而他可是国王。

他与生活签订了停战条约,条件就是放弃以前的一切。这条件在我看来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恩赐。



有人讲,这就是一架在指腹上完美平衡的天平,精巧却脆弱无比。


没有奥丁也很好,没有芙丽嘉也挺好,没有宇宙魔方寒冬冰棺心灵权杖也挺好。

没有索尔也很好。

不论是从来没有过,还是以后再没有。

看似脆弱的天平,只要没人来打破,自然可以长久维持下去。



===========


这是洛基给自己编织的谎言,还是太过平静幸福以至于像是假象的真实?

不,这只是我的一个梦,

在梦里没有苦难。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