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期末末日 (上)

如果他们是大学生AU
如果阿斯加德也有学位要拿

======================



索尔瘫在图书馆的扶手椅里,用两个椅子拼成了简易的支撑,刚好够他把腿也搁上去,见缝插针的打着盹。

他刚经历过一轮宇宙理论学的试炼,而距离下一个期末考还有两个小时,足够他一周没合的眼休息休息了。


洛基夹着书走进来,四下扫了一眼就发现他哥一头金毛乱糟糟散在角落某个椅背,长长的腿架在另一只椅子上,睡的昏天暗地。

“醒醒,考试结束了”
洛基毫无怜悯之心地往他支楞着的长腿上轻踹一脚,满意地看到他哥挣扎着把暗色斗篷从脸上扯下来,一脸迷糊得惊惶“什,什么??”
“哦我可怜的哥哥,让我猜猜,昨晚通宵赶论文,提交前才写完最后一个标点?”

索尔用拇指和食指按压着眼窝,神的体格也熬不住高强度的连轴转,从唇缝里嘟哝道“洛基,你想干嘛?”

他的弟弟睁大了双眼,脸上是真心实意的委屈“嘿,可是你求我来帮你复习树人语的”

“对,对,没错。我只是...”他晃了晃脑袋,终于把腿收了回来,示意洛基可以坐那个椅子。而洛基嫌恶皱了皱鼻子,从边上拽来另一个扶手椅紧挨着他坐下了。

“所以,你写下来了吗?对话?”索尔抹了好几次脸也没能把黏在脸上的柔软金色发丝完全拂开,放弃似的吹了吹气,从边上包里拽出一叠纸和笔,准备临时记下他弟弟做的终考对话剧本。

树人语,选修课,他们两个当时一起选了这门课纯粹是因为好玩,整个语言体系只有一句话三个词的外语能有多难?洛基这么说,索尔就信了。

呸。


索尔每次痛苦学习这个艰深语言时,总会会想起当时他是如何让自己落入这个地步的,每次回想,都会唾弃一下那个好忽悠的自己。

他弟从来就乐意折磨他,早该想到的。


而一学期的痛苦,终于来到了这一刻,他得求他弟弟帮他写期末演讲。

还好有洛基。

个屁。

他才是罪魁祸首!


总而言之,树人语结业考试,要求学生结成两人一组,自选题材,编写并在讲师与同学面前表演一段对话。

而索尔一学期学习后还是会把你好说成操你妈的。

这不行。



洛基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来吧,承认吧,说出来,谁是你的救世主?”

“....你。”

洛基手掌放到耳朵后面,绿眼睛里闪烁着愉悦的光芒“不好意思,再说一次?刚刚似乎有蚊子飞过去了”

索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脸上表情组成了一副谄媚笑意“是你,洛基,哦万能的救世主,是你。”

他弟弟满意地点了点头,手指一转捻出两张纸。

“跟我念。I am groot. I am Groot. I am GROOT!I AM groot. I Am groot.”

索尔脸上不管之前是什么表情现在只剩下了敬佩,他兄弟是怎么做到的,把这种滑稽的语言念得抑扬顿挫如同十四行诗一样。

“现在,你试试”


“厄..... 'I'm grOOt? ”



.....
洛基叹了口气。


“但是你至少能听懂吧?”


摇头。


洛基气馁地将稿纸拍到桌上“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会去跟那个老树人说要重修了。兄弟,真的,这超出我的能力了。”


“老天啊可别。父亲会不让我去狩猎季的!”

“要我看你就是去了太多场狩猎季才会落入如今局面。”


“....求你?”



“.....好吧。好吧好吧,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了,天哪如果那些痴迷你的姑娘们能看见你现在这样。”洛基不忍直视。仿佛他刚刚要是拒绝就等于是在大雨天踢开一只小小狗似的。

========


估计还有一发or两发。

连续开好几个连载是个错误。。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