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女性洛基】A Princess's Tale[2]-更新

第一章

【已从“Princess in Exile ”改名为A Princess's Tale】

Chap 2.


Reminiscence of the Past

过往之影

【本章为海拉中心,无锤基出场,占tag因为全文连载】

回到那一夜,神王寝宫之中。


芙丽嘉长长衣摆来来回回在她身后随着脚步摆动,奥丁窝坐在扶手椅里盯着它,脑子里想着,哇哦,我妻子可真是优雅无比,怎么竟然还没被那东西绊倒呢?


他优雅端庄美丽高贵的妻子又是一个急转弯转过了身子,举起胳膊指着他的胡须,明摆着的心烦与恼怒“你,你……你干了什么?”


奥丁魁梧的身躯又往椅子里缩了缩,虚弱得为自己辩解起来“鉴于当时的情况,显然先赐名才是最好的选择……”


神后高高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而你甚至都没一秒钟的时间去确认一下孩子的性别。”


奥丁只能耸起肩膀“我也不知道,我猜,我默认了……”


芙丽嘉心烦意乱摸了一把头发“你知道,奥丁,众神之父,名字对于一位阿萨神族来说有多重要。这可是决定他们神格的重大事件。”


奥丁觉得自己不能缩得更小了,他恨自己的壮硕躯体。“我知道……”


芙丽嘉一步一步逼近,她纤细的手指戳上了奥丁的胡须“而你给我们的孩子,阿斯加德的小公主,起名叫洛基·奥丁森?奥丁森?至少让她叫奥丁多蒂尔吧*1。”


奥丁看到了机会,他轻轻握住妻子的指尖送到唇边一吻,有些讨好地对她笑 “啊,可是我确信我美丽睿智的妻子一定会将她养育成一位最出色的淑女的。”


芙丽嘉叹了一口气,顺势坐到了她丈夫怀里,轻轻拽着他的胡须,垂下了眼帘。“我真希望,我真的希望这次能如你所说。”


众神之父很清楚她这样子是想起来什么,他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将怀中的女神拥的更紧一些。


他的妻子回报给他一个脆弱的拥抱。偌大的宫殿内寂静无声,悲哀充盈空气。


此刻他们不再是王与后,只是一对父母,怀念着自己的头生女儿。


而他们怀念的那个名字甚至无法被宣之于口。


海拉。





海拉,海拉,海拉。

这个名字曾经与奥丁并肩,在人们舌尖,同一个句子之中并列着被传颂,被赞赏,被崇敬,被冠以荣耀的代名词。


她是如此强大,美丽,自信而勇武,她是每个父母会为之自豪的一切。


作为奥丁的头生女,她甫一出生便与众不同。在她降世当即,仙宫总是挂满仙霞彩云的苍穹突然引来遮天蔽日的翻涌乌云,云层里头暗绿色能量涌动,那股力量让所有在它阴影之下的阿萨人都心生出由衷的恐惧与敬畏。


她的第一声啼哭,让盘旋阿斯加德半日的绿云尽数散去,霞光重现,仙乐骤起。


神王举起他的头胎女,昭告天下,“我,奥丁,博尔之子,众神之父,祈求先祖见证,这个女孩将要比我更强大,更勇猛,她将在我身侧征战,统一九界!她名为海拉·奥丁多蒂尔,我的头生子!她的名讳将让寰宇为止战栗!”




耗尽了心力的神后躺在他身后的床幔之中,她全部力气仿佛随着婴儿的离开而被抽走了。她感觉……自己在生产她的一瞬,已经体验过了死亡。


冰冷,绝望,无知无觉的死亡。

盛大庆祝仪式过后,芙丽嘉接过丈夫怀里的女儿。她被金色襁褓包着,皱着眉头扭来扭去,一接触到母亲的乳头便迫不及待张开口吸吮了上去。

神后惊呼一声,以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来说,她的力气也太过大了,几乎算得上是凶狠。这让她的乳头疼痛无比,几乎要被咬掉了似地,可她甚至根本还未长牙!


她以一个母亲的无尽耐心轻轻抚摸着女儿带着深色胎毛的头顶,细细碎碎哼出安抚的摇篮曲,发出安抚嘘声,告诉她慢一些,慢一些,别急。


随着时间过去,这安抚似乎有了效果,海拉不再急切地吮吸她母亲的乳汁与血液,她放松了咬力,小手尽管还牢牢抓着母亲的乳房,吸吮却不再让芙丽嘉疼痛难捱。




奥丁看着他妻子苍白脸色渐渐红润起来,这才放松地坐在床边,大手抚过海拉的小小脑袋“啊,我的女儿,一出生就是个无畏的战士。”


芙丽嘉的思绪却渐渐远去,她试图回想那死亡的一瞬间在她眼前飞逝而过的未来画面。


作为华纳海姆的神族,预见是她的天赐恩赋。可她不被允许说出任何一点来。她的天赋,同时也是必须守口如瓶的诅咒。


而这次,她看见……一片黑暗。


漆黑,深渊,绝望,冰冷,战争,尖嚎,与死亡。


哦……可这是她的女儿啊,这是她耗费神力产下的头生女儿啊。命运怎敢如此作弄神明!


黑夜中,芙丽嘉睁着双眼盯着华丽幔帐顶,痛苦让她将双唇咬得惨白。头一次她感谢自己的誓言,她感谢自己不用在说与不说之间选择。


来吧,诺恩*2婊子们,尽管放马过来吧!她绝不会被黑暗所侵蚀,她将会是我与奥丁的荣耀与恩赐之女!她将在我的庇护下,沐浴在金色阳光里!我,芙丽嘉,众神之母将势与命运抗争到底!



小小的海拉握着她的手指,发出类似幼猫的咕噜声。


她翻了个身,握紧了那只小手。



============





海拉一天天长大,她吃得多,运动也多。她犹如春雨过后的麦苗急速抽长了身躯,迫不及待地迈入成年的阶梯。


她推拒了所有母亲精心给她选出的华美长袍,在能运用神力之后给自己幻化出了一身黑绿交织的盔甲,手持漆黑长剑,露出了满意笑容。



芙丽嘉看着女儿的变化,却一天天地沉默下去。


尽管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她的爱也确实得到了回报,海拉依然会依偎在她身侧与她亲密私语,挽着她的手漫步花园,让她将自己长发盘成符合宫廷女神模样的复杂发髻,可海拉对黑暗的青睐却无可阻挡。


她看着女儿一身玄甲黑披,从身后走过去抚摸上她的头发-啊,她现在已经长高到她得伸长了手才能够到头顶了,又为她抚平披风褶皱,温柔建议道“亲爱的,为什么不用金色呢?这一身看起来……太过沉重,太过冰冷了一些。”


海拉转过身将她微凉指尖握在手心,嘴角翘起不羁笑意“哦,母亲,您太过多虑了。金色尽管荣耀无匹,可黑色更能将恐惧钉入人心。当我的敌人远远看见我,他们会知道,我将会带来他们的死亡。”


而她还能说些什么呢。她只能微笑,最后抚摸上女儿的脸颊,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叮嘱道 “万事小心,知道吗?一定要安全归来。”



她的女儿倾身给了她面颊一个吻,抬手幻化出黑色尖角头盔,翻身上了战马,追随她父亲而去。


芙丽嘉看见他们父女二人并肩而骑,交头接耳了一阵,奥丁手掌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他们一齐回头,对她微笑,欠身致意,然后带领金甲的大军万马奔腾,共赴彩虹桥出征。



这一幕在千年中无数次重复。


而每次他们凯旋归来,芙丽嘉也总是在彩虹桥这端等着,迎接她的丈夫与孩子。


她眼里归来的海拉,一次比一次更加精神抖擞,毫无征战过后的疲惫。有时浑身沐浴着战败者的鲜血,有时是她自己的金色血液,有时她的头盔断了角披风与盔甲几乎成了碎片,有时她与奥丁互相搀扶着,几乎难以站立,但她总是有着一股容光焕发的精神气。像是在她剑下死去的人越多,她越强大。


像是她在从大批大批的死亡中,汲取力量。



奥丁金色的胡须渐渐被花白替代,而海拉越发风姿挺拔。


可不管是神王还是神后,对传位这件事,心里的犹疑却愈加深重。



征战尼菲尔海姆(Niflheim)之后,奥丁卸下一身铠甲,寝宫里屏退了众人,只剩下夫妻两人。


芙丽嘉用温水给他清洗着伤口,金色血液在铜盆里化开,满室寂静,只有拧干毛巾时发出的水声。

她终于先开口了“那么……我们的女儿,她怎么样?”


奥丁闭着眼睛躺在椅子里,沐浴着露台外漏进来的温暖阳光。“她很好,非常强大,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芙丽嘉笑了笑“是的,我知道,海拉的能力毋需质疑。可你知道我的意思。”


“是的……我知道。”


奥丁又陷入了一段长久的沉默。“她……很好战。几乎可以说太过好战了。”


神王声音干涩,带着几分不情愿的忧虑“我们的士兵之中,有些流言——他们怕她。”


芙丽嘉放下了毛巾,用掌心覆盖上她丈夫的手背。


奥丁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继续说了下去“我想……她会是一个足够勇武的将军,战士。但她不懂何时停下……”


“跟我来,吾爱。我需要你在侧”


奥丁牵着他的王后穿过幽深回廊,金色帷幕尽头台阶之上耸立着一座孤单王座。那王座以石雕刻,如乱斧凿出,做工粗糙地仿佛根本不该出现在仙宫之中,然而其中蕴含的亘古洪荒之力让任何人,抑或神,在它之前都必须心生敬畏。


这是奥丁的另一个王座,他的预言之台。


芙丽嘉在台阶处停下,即使她是奥丁永恒的伴侣,即使她被请求随同他一道,可这是神王的职责与权力,她很清楚自己的领土在何处终止。


神王拾级而上,端坐高台,那是人间虔诚雕琢的大理石巨像根本无法企及的威严。他眼中迸发出琥珀色光线,视线穿透宇宙边界,时间尽头。


当他开口时,声音如金石掷地,铿锵坚定。这便是神之言。芙丽嘉低下头颅,倾听着。



“海拉,她是燃烧的陨石,无法被停止,坠落之处必将燃起熊熊烈火;是不驯的野马,狂奔向毁灭的深渊;她即是死亡在世间的代言人!阿斯加德必将毁于她手!”



“啊!!!!!”当眼中光芒消退,神之父像是被这预言惊怒,不敢置信一般扶着额头跪倒在地,爆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这一声怒吼中蕴含的力量让整个仙宫都为之震颤,房梁与屋顶在他们头顶窸窣着抖落尘埃。


芙丽嘉赶上前去,想要搀扶她的丈夫,却只能握着他的胳膊,一起跌坐在他身侧,小声啜泣起来。

不……不……不……她那么努力,那么努力想要从命运手中拯救海拉了,怎能如此,怎能如此!


在她心里甚至萌芽了一丝对她丈夫,对她女儿生父的怨恨。如果不是他起初的好战,对荣耀的追逐,她的女儿又怎能被推动到如今的地步!


可她很快就压下了这一丝毫无理性的怨愤。她是神后,而他是阿斯加德之主,他若不战,九界难平,他们又何来这偌大金色皇宫,人民又何来的安居乐业丰饶富足!而海拉,她若不战,便不配为储君,不配继承这一切,不配将阿斯加德带领的更远。



这是命运,这是从宇宙奇点形成之初就既定下的事实。


区区神灵,在命运面前,也和脆弱的凡人一般无异。





她垂下眼睛,点出了接下来避无可避的后续:“可阿斯加德需要一个王者。”


“Aye。”



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她无法这样辜负她的期待。


但她是神后,她是众神之母,她不单单只是海拉一个人的母亲。


所以她抬起泪眼,将他的手拉近,按上自己的小腹,微笑着对丈夫说“那么,为这个孩子赐下为王的祝福吧。众神之父。”



而在长廊尽头,层层飘拂的帷幕之后,一抹黑色披风融进了暗影之中。







*1:奥丁多蒂尔:Odindóttir. -dóttir 某某之女,对应-son,某某之子。

*2:诺恩:Norn,北欧神话中命运三女神,掌管过去现在与未来。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