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锤基·女性洛基】A Princess's Tale [3]-更新

第一章

第二章

【所有警告都在第一章。】

【洛基为女性】

【慢热长连载】

【已从“Princess in Exile ”改名为A Princess's Tale】


Chap 3.

Racing Game

赛马游戏





“兄长!哥哥!等等我!”


“啊哈,小公主,你准备在狩猎中也这样对你的猎物喊吗?‘停一下,等等我,让我用箭射你的屁股吧!’?快来吧,跟上!”


索尔回头对他妹妹放声大笑,又将马打快了些。他的妹妹得学会如何跟上节奏,即使不是作为一名战士,可狩猎是阿萨人的天性,她至少得让自己的马跑得快过胡乱求婚的追求者才行。*1


黑发的公主发辫在风中飘扬,她也扬起鞭子抽上马臀,但她清楚这是徒劳,她哥哥和她之间的距离正越拉越远呢。虽然她体重更轻,可胯下却是一匹’符合她年纪’的温顺母马,而索尔骑着的却是他亲自去野马部落里降服的领主。哦,可这没关系,毕竟这场赛马她有把握自己不会输。



洛基咬了咬嘴唇,勾起一抹狡黠微笑。既然是拿猎物做比喻,那么理应万事皆允,对吧?


她指尖光芒闪动,一位金发少女出现在索尔前方,正在他的马蹄之下。


索尔被这变故猛的一惊紧收缰绳,急速冲刺的马匹被他勒得长嘶一声扬起前蹄,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将他压在庞大身躯之下。



“哈,怎么了哥哥,迫不及待想和你的小情人温存了吗?”


索尔才将脸上的土抹掉,就看见洛基从自己身边打马而过,留下一串爽朗笑声,以及对他的嘲弄言辞。他吐出嘴里的沙土摇摇头,将犹自还在蹬蹄挣扎的坐骑扶起来,重新翻身上马。“Trickster!你这是作弊!”


洛基的回话远远顺着风传来 “被猎人盯上的野猪可不会这么说!”



好吧,至少他不需要担心洛基过早被人扯下发辫里的丝带了。她虽力量上尤有不及,但她的聪慧与狡诈足够弥补上这处短板。



赛马的终点处,苹果园大门前。


洛基靠在她的马侧腹玩着马鞭,漫不经心地要求她姗姗来迟灰头土脸的哥哥履行承诺。


“我赢了,兄长。按照赌约你得将伊顿的苹果园里最光辉美味的那一颗给我取来。”


“而我的赌约不过是想让你帮我缝一下破损的披风。”索尔牵着他依然闷闷不乐的坐骑缓步来到她面前,可对着她闪烁着愉悦光泽的绿眼睛,他也说不出这不公平的话来了。


一个男人的妹妹要求他去为她摘苹果,这完全就是合理且应该的。况且能有多难?


哦,很难。很难。



索尔刚翻过大门,就听见树丛之间涌动起危险的咕噜声,树叶簌簌作响,有什么东西——很大,而且很快——过来了。




一头绿龙。


即使脖子上拴着锁链,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它的攻击与追逐。索尔在它的四足间翻滚腾挪,还有闲心庆幸这个野兽至少没能喷火。



……庆幸得太早了。



他就地一滚压灭了身上的火星,决定不管不顾往果园深处冲。


洛基还在他身后喊着“记住,最中心,最高的树的最顶端,向阳那面的苹果!”


声音里一点儿兄长正在被巨龙攻击的担忧焦急也没有,还带着点看好戏的兴奋。



他的妹妹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小混球的?


追逐中,又是一棵树在索尔身后被绿龙撞断。索尔在它从短暂眩晕中恢复,张口要喷火的一瞬间闪身躲在了一颗粗大的苹果树干之后。


实践发现这些树是防火的,而小草上也附加了限制燃烧范围的祝福,让这里不至于变成无可控制的野火现场。怪不得伊顿放心让这家伙镇守果园。

绿龙眼前丧失了目标,它仔细嗅闻四周后气恼地从鼻子里喷出炙热吐息。附近只剩下草根和泥土被烧焦的气息,而它也看不到那个闯入者的动静了。绿龙刨了刨地面,迈着沉重脚步,拖着刷拉拉的锁链向着它认为入侵者可能会跑的方向过去了。


索尔从树冠里探出头,确认绿龙不再注意这边后开始朝着最高的那颗金色果树小心前进。





洛基在果园门口已经等了有好一会儿了,太阳正西斜,闪电*和幻影*2早已经将之前的事情甩到一边,亲亲热热头碰着头吃起了草。


而洛基脚下那片草皮已经被她来回踱步给踏平了。


应该……不会有事的吧?索尔面对区区一条龙,绰绰有余嘛。


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就像她不担心索尔会被马砸伤一样,她也不相信索尔会在这里尝到败绩。他可是雷霆之神——父亲是这么说的。尽管他还没能举得起穆尔尼尔,但父亲的亲口许诺不会有错。而雷霆之神可不会遇上危险。



在洛基又转了两圈,一跺脚决定去果园里找人的时候,她听见了什么。


从果园深处,夹杂着不甘的龙吼声,树冠一路倾塌,隆隆震颤大地。她看见一个人影跑在暴怒的绿龙前面,敏捷得左右躲闪避开数道喷出的龙焰,可他们之间的距离仍然在不断缩小。


近了,更近了,她能看见他哥哥沾山黑灰的面容了。洛基咬着下唇手心魔法聚集,在绿龙张开满是狰狞獠牙的巨口就要将索尔吞噬时大喝一声“就是现在!”


索尔抬手抓上了突然暴涨飞舞而来的魔法藤蔓,那植物猛的往上一扬就将他抛了出去,稳稳越过果园大门,落在洛基身前。


门后绿龙徒劳得冲他们张合巨口,却被脖间锁链拴住无法再进一步。


索尔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气,洛基脸上露着嫌弃却还是提起她的裙摆为他擦脸。


年轻的神祇刚刚赢了一场刺激无比的挑战,面上洋溢着属于胜者的欢欣笑意和运动后的红晕。他抬头拉过妹妹的手掌,从怀里掏出那颗完美无瑕的金色苹果,放入她掌心。


两人额头相触,他的手掌按在她后颈,湛蓝色海洋望进翠绿湖泊,热乎乎的吐息喷洒在洛基白皙面颊上,索尔眼中是纯然的喜悦和得意。“妹妹,你瞧,我为你带来了伊顿果园里,所有的金苹果中最为完美的那一颗。”

夕阳洒在他俩的身上,如有第三人在此定会感叹兄妹二人此刻美得如同一幅永世流传的画。


但此刻除了他二人,就只有两匹不谙世事只知道吃草的马。


洛基的脸颊和耳朵尖微微泛起红,不知道是被索尔的吐息给熏得还是也高兴与他的成功。可她却硬是得嘟哝“我怎么知道你是对的,我又没一个个比较过来。说不准你是在最边缘的小树上随便摘了一个好来骗我呢。”


索尔立刻便像是被泼了冷水的大狗一般,眼里的蓝色也阴了下来。“可……”


洛基将金苹果举到二人之间,“我说,唯一公平的评判方法就是一起吃了它。” 两人仍然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嘴唇之间只隔着一颗苹果。


他们同时咬下一口,也同时笑了出声。

“这是最好的。”

“这是最好的。”



兄妹两个将苹果一分为二,就着身后绿龙不停歇的吼声吃完了它。又把果核往门内一扔,彻底毁尸灭迹了。



而当奥丁召唤他们两个来王座前询问果园失窃案的时候,兄妹两个也是一模一样两张无辜的脸,说他们当时赛马到溪边,打了一只野兔然后一起睡了个午觉,完全没在果园边上。




当众神之父揉着额头让他俩退下后,出去的路上他们还互相交换着眼神窃笑呢。



芙丽嘉从帷幔后转出,微笑着拍了拍她丈夫的手背,而奥丁气呼呼地咕哝道“金苹果的香气我老远就闻见了!”



“他们还是孩子呢,玩闹捣乱,那是孩子们的天职嘛。”


“他可比他妹妹大个几百岁!”


芙丽嘉摇了摇头,回头看向宫殿台阶之下,庭院中小公主已经拉着她哥哥说起了什么,而索尔的笑声就连这里也清晰可闻。


“对我们拥有近乎永恒时间的阿萨人来说,几百年又算得了什么呢。”




*1追求者:私设,阿萨传统,当青年人有心仪的姑娘时,他会在狩猎季中试图追赶上她的马匹,抓取她束发的丝带。而任何成功抓取到丝带的追求者都会在姑娘的婚事上享有优先权。狩猎场上,姑娘们也时常暗自较量谁身后的马蹄扬起的尘土最大,追求者最多。但如果姑娘着实不愿意被追上,她也有权利击伤那些不中意的追求者。


*2闪电和幻影:从名字应该就能看出分别是谁的坐骑了吧。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