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底特律事件过后

#底特律:变人#同人。

和平线完美结局后续。

卡拉卢瑟和爱丽丝在加拿大隐姓埋名住下,卢瑟成了一名保安,卡拉在一家托儿所找到了工作,爱丽丝想要去上学,但家庭成员们还在讨论如何处理她不会长大这件事。

马库斯领导仿生人与人类展开了无数场对话,虽然艰难,但总算是有了进展,人类不再将他们视作可以随意捕杀处理的机器,接受了他们是有自我意识的事实,与他们无意战争这点。毕竟要是他们真心想要破坏人类政权,早就有太多太多机会,根本不必做到这一步。

而康纳将自己“停”进了汉克和相扑的家中。毕竟昔日搭档如今无家可归,汉克理应伸出援手。“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不是吗?”面对这样的笑容,很难有人能说不。

底特律如今不再剑拔弩张,可也说不上和平。人类如何看待自己家昔日的电器突然有了自我意识,是一个独立个体这件事?不太好。当你家看遍了你肮脏隐私的家电突然对你说说自己是活人,或者你看到它的同类举行了一场游行,那你的生活永远回不去了,你又该怎么面对那个家电呢?毕竟它可看过你所有不可告人的事。

而仿生人也有不愿事态这样发展的,他们在之前的家庭里做的好好的,没被虐待没被打骂,因为马库斯领导的事情他们被连累的一同丧失了住所与“工作”。他们对马库斯控诉“我被造出来就是为了工作,而如果我不做我的工作,那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人类拷问了自己数千年也没能得到“活着的意义”的答案,马库斯更不可能知道。他有时候只能疲惫地挥挥手,告诉那些新生的仿生人“我不知道,自己找点事儿做吧。学学人类。”

人类可没一出生就被设定好程序和目标和工作,他们大部分人也是浑浑噩噩一辈子,不是照样作为人类活着吗?没道理仿生人不能接受自己失去存在意义这件小事。

可没能想明白自己存在意义的人类选择了酗酒,吸du,乱性,暴力,等等堕落行径来麻痹自己的迷茫惶恐。仿生人呢,既然要学便也学来了全套。

大批仿生人开始故意在自己的蓝血中加入其他物质来体验一把“失控”感,这能让他们的处理系统紊乱好一段时间。仿生人酒吧很快就建立了起来,他们扎堆儿在一起醉生梦死。

马库斯奔波在营地与谈判桌上,两头难做。不得不让耶利哥班底成立思想品德再造协会,专门处理那些儿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的同胞。

康纳想去和汉克一起办案,但警局方面觉得现在还不适合让理论上来讲处于人类对面的异族仿生人进入,因此康纳也加入了光荣赋闲在家的一员。每天与相扑大眼瞪小眼。汉克的生活倒是渐渐规律了起来。这得归功于将自己多余精力与时间拿来处理他的酒瓶,塞满他的冰箱和不厌其烦提醒他起床上班时间的康纳型康纳机。

汉克觉得马库斯要是再没办法谈下来给仿生人工作岗位,他就要被迫拥有一台会逼疯他的保姆机了。老天爷在上,现在他一周只被允许去一次chicken feed!“被允许”!那个塑料壳子以为他是谁啊!——哦,塑料壳子这个词现在被认为是严肃的种族歧视用语了。干他娘的。

现状简报——
卡拉:满意
卢瑟:满意
爱丽丝:满意

马库斯:心累
汉克:心累
康纳:闲得发慌
相扑:汪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