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狸子咪◇锤锤爱基

锤吹一辈子!他那么好!!锤基!锤基!锤!基!

2048年 仿生人革命10周年现状—1

私设。
脑洞。
当一个新人种出现十年之后的社会现状

1/?

仿生人。


cyberlife已和ZF合作。

仿生人生育权:希望繁衍的仿生人前往政府登记申请——得到批准——选择公司——得到新生硅基家庭成员。

硅基生命——仿生人,两者等同。前者为书面用语。
自然人——人类,通过传统方式出生的智人。

十年间反垄断法的发展让其他仿生人企业公司得以崭露头角,Cyberlife依然是最大的一个,但以仿生人政党Jericho为名的公司也开始占有市场。耶利歌为第一个由仿生人成立的,面向仿生人的公司。集医疗,生产为一体。

自然,任何生产人口的“公司”都收到政府的严密监控,他们必须确保非自然出生的人口具有非可控性,非监控性和非侵略性,以及具有高度自检性,标准的运行性能以及自由意识。符合三有三无的生产人口才能被允许出生。

非可控性:不能被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施加强制性控制。很好理解,以防出现大规模暴动,或者被强迫做违背自身意愿的事情。

非监控性:日常生活中自然人的权利和隐私不得受到侵犯,非司法领域供职,无有效执照的硅基生命体不得私自持有勘察隐私的组件,不得持有能侵入外部设备以及网络的功能。

非侵略性:硅基生命为了社会安定必须经过检测,确保软件正常,无不良运行程序,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

自检性:类似杀毒系统,真正的防火墙,防止受到外部感染。马库斯摸手入伍这种事不会再发生,具有自我意识的硅基生命将会在这种单向数据传输的情况下清醒意识到状况并且有选择是接受还是拒绝。同时也将检查自身的“健康”状态,当发觉自身被外部程序改动,或是受到损伤后会采取相应行动。

标准性能:即“合格标准”必须达标。合格标准是从外形,性能和效率来评判。外形不得极端,必须符合自然人社会的正常范畴。平民型号的性能不得过高或者过低,必须拥有在社会中正常生活所需的一切标准功能。效率,或者称作“能力”,在硅基生命体上的体现为行动与思考所需要的耗时和耗能。国家标准和厂家标准略有不同,每一户人家的要求也不会相同,但大体范围已被规定,所有硅基生命必须符合此等规章。



日本,中国,德国都有研发厂来研发仿生人科技。

蓝血,作为仿生人必需品,迫于社会压力cyberlife妥协了。蓝血作为医保包含的处方药面世。

这样的药品于伦理上配方不可保密,就像是很多药品都有替代品一样。也许不够好但一定得有,不能让一家公司垄断。模控生命公开了一小部分配方,但核心技术还掌握在自己手里。法律层面上目前还在争执。

有财力的家庭依然会选择蓝血,或者符合医保需求的仿生人也能得到蓝血。其他厂家相继生产出了替代品,但长期使用会导致“血管”堵塞,质量并不如蓝血。

仿生人的效率与工资也依然处于舆论中心。目前仿生人的工资法理上应与自然人齐平,但实际上很多雇主倾向于给仿生人四分之三或者之下的工资,而那些受到不公待遇的仿生人却因为缺乏经验或者不愿“当刺头儿”而选择了接受现状。

耶利哥政党中的委员会成员以及议员们依然在呼吁仿生人坚持立场,勇于为自己的权益发声。


加拿大作为美国,革命发源地的邻国,经过全民投票后宣布接受仿生人的移民申请。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也相继表态欢迎仿生人,那边的广袤田地和新兴城市需要人口去填充建造。


中国作为生产大国,出口仿生人配件与绿血,价格低廉但质量较次。但在国内,尽管迫于舆论承认了仿生人具有自我意识,但福利与待遇仍然无法与自然人媲美。

欧洲曾经接收仿生人难民,近年来局势稳定后社会趋于安定,瑞典已成为自然人与仿生人和谐社会的标杆。




仿生人在美国的聚居地集中于美国中部西部,地广而自然人稀。东西两岸却是仿生人政党的票仓。

十年间耶利哥政党将自己的政治理念打造得不仅面向仿生人,同时也确保了观念开放却不喜民主党某些观念的民众的选票。
秉承互利互惠,共同进步创建繁荣社会的观念和口号,提出了提高就业率,降低犯罪率,降低贸易逆差的保证,又有明星效应加成,近五成以前从未投票的自然人人口都参与了地区选举,将仿生人参选者送上政坛。这其中年龄在三十以下的自然人又占了多数,一些学者和社会学家以及政治家认为这并非理性选票,而是纯粹的明星效应,年轻人这样轻率的投票将会带领国家走向深渊。

而受访者表示,仿生人无复杂的社会关系,也不需要什么声色享受,相比人类政客的容易腐败,他更信任仿生人政客能够兑现他们的保证。

无独有偶,许多选民都持有相同的观念,近一次民意测验中,仿生人政客的支持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三十,这让传统的二党都显得十分紧张,尽管发言人一再重申他们依然自信,但频频约见仿生人领袖马库斯的行为已经让媒体与外界嗅到不安气息。

而媒体上也越来越多出现反对仿生人参政的话题,口径相同的一致,意图用人类对机器和反被奴役的恐惧将选民诱导。

而马库斯议员在数次讲话中,回应一名记者的问题时重申了他的观念“我们和任何人并无二致,我们期望美国富强,人民安居乐业,期待经济腾飞和工业的回归。而任何试图将硅基生命描绘为居心险恶的异类分子的人,我需要问问你们,你们会这样对任何一个其他种族的人民吗?我们是美国人,我们和任何美国公民一样,有着相同的目标,那就是自由,民主与进步!”



今日底特律时报就到这里,
TBC?


欢迎探讨研究!


我就是觉得这个世界观真的有很多可以挖掘的东西!

评论(1)

热度(22)